+ - 閱讀記錄
    兩個人聊了并沒有多長的時間之后,便掛斷了電話。

    之后的時間里面,宋立偉也就如同像是答應了霍少霆的那樣,并沒有在浪費心思在其他的事情上面。

    雖說在重新掌控宋氏這件事情上面,十分的費勁心思并且讓他覺得心累,但是好在有著溫心,一直以來的幫助還有陪伴。

    讓他在這份疲憊之上,還至少有著不小的安慰,讓他不至于會因為在這件事情上面,一直自我抑郁著。

    再者說起來,他自從當初離開宋氏之后,就已經許久沒有過問過宋氏的事情了,便是后來霍錦曦掌控了宋氏,他也并沒有過多的去涉及管理。

    所以在宋氏如今的運營方面,他還當真是有些難以掌控。

    也正是好在,尚且還有著溫心的陪伴,和一直盡心盡力的在他身側輔佐著的原因,讓他不僅僅是心有安慰,并且還能夠在溫心的幫助之下,逐漸的重新掌控下來宋氏如今的局面和運營狀況。

    而在這邊的別墅之中。

    被囚禁在偌大的別墅里面,卻是連院子都不能夠出的宋錦瑤,整日都是飽受著精神乃至于是肉體上的各種折磨。

    雖說宋耀庭已經偏執的有些瘋癲,但好在他尚且還念著曾經的那份兄妹情誼,哪怕是她的一再抗拒與拒絕,再怎么讓宋耀庭憤怒,卻也始終沒有對她下真正的重手。

    可是在輕微的身體折磨之外,真正不能夠讓宋錦瑤接受的事情是,宋耀庭的那份偏執的感情,對她產生的各種折磨。

    “宋姨,我身體有些不舒服,能不能去外面透透氣?”臉色有著明顯幾分難看與蒼白的宋錦瑤,看著面前名義上是照顧她,實則上卻是監視她的宋姨請求般的詢問著。

    然而她的話也不過就是才剛剛問出口,就看到站在她面前正在收拾東西的宋姨,沒有絲毫猶豫的搖了搖頭,拒絕了這個請求。

    “宋小姐,你也是知道的,我不過就是個下人罷了。既然宋少爺已經下了命令,不讓你出這個別墅半步,那我就沒有辦法同意你的這個請求,當真是抱歉了。”

    雖然宋姨話語之中,說著的時候是帶著滿滿的歉意,但實際上其中的意味卻是并沒有流露出來任何對于宋錦瑤覺得抱歉的意味。

    將這一切都看在看中的宋錦瑤,抿了抿唇,卻是依舊不愿意就這般輕易的去放棄。

    因為對于她來說,今日宋耀庭不在家中,就是她最好,甚至于是這段時間里面,可能僅存的這么一個機會罷了。

    “宋姨,我不出別墅,就只在院子里面透透氣,你可以讓保鏢,或者你直接就跟在我的后面看著我,可以嗎?”

    雖說這宋姨,對于宋錦瑤并沒有什么尊重之意,卻也是并沒有什么過分多的其他情緒顯露了出來。

    只因為宋姨在這段時間里面,將宋錦瑤和宋耀庭之間的關系,給全部看在了眼中。

    實則上在一開始的時候,她

    也并非是對宋錦瑤沒有憐惜的意思。畢竟這么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整日被幾近于瘋癲了的宋耀庭,給這樣折磨關禁著,她又怎么可能會沒有絲毫的觸動?

    可是,自從在經歷過了那次“叛徒”事件之后,將那一切都給看在了眼中的宋姨,在看到那個“叛徒”所遭受的一切折磨甚至于是死亡的場景之后。

    她就算再怎么圣母,又再怎么有些憐惜的情誼,卻也始終是不敢對宋錦瑤再放松任何的警惕之心了,只怕那么一個不小心的松懈,就會連帶著讓自己悄無聲息的徹底葬送在這個陰森森的別墅里面。

    所以在聽到宋錦瑤依舊不死心的請求之后,宋姨依舊是那副極為淡漠的神色。

    “真的是十分抱歉宋小姐,若是您真的不舒服,我就扶你上樓好好休息一下,需要的話要請醫生過來也是可以的,只是……出去別墅這件事情,還請宋小姐不要再為難我了,我家中還有孩子需要照顧。”

    原先還想要說些什么的宋錦瑤,在聽到了宋姨的最后一句話之后,頓時就猶如啞巴了一般,根本就說不出來任何其他的話語來。

    相較于宋姨之前所看到的那個“叛徒”,宋錦瑤所看到的一切,卻是要遠遠比他們所看到的更加赫人一些。

    要知道,相較于這些后來的陌生人。宋錦瑤卻是一步一步的看著宋耀庭因為對她的那份偏執,漸漸的轉化成了一種讓人難以接受的陰霾。

    乃至于到了最后,甚至是不惜做這種事情,直接將他給綁架到了這個別墅里面,整日整夜的囚禁著,讓她徹底的無法同外界去溝通。

    一想到前些日子里面,她所看到宋耀庭派人對霍少霆下手,并且還將他給打了個重傷的模樣,只是覺得心中一痛。

    而這種情緒,也是不由自主的從雙眸之中流露了出來。

    “宋小姐,我知道你想要出去。可是我還是想要勸解您一句,還是莫要耍這種小聰明了……”

    說著話的宋姨,在說完這話以后微微沉默了片刻。隨后終歸還是重新再接著開口道:“您的這些小聰明,不僅僅是會反過來讓你自己再次受到宋少爺的折磨,甚至還會……讓我們這些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隨著宋姨的這么一番話說出了口之后,宋錦瑤驟然之間就再次回想起來那日的血腥場景,頓時就臉色猛地一白,止不住的干嘔起來,“嘔……嘔……”

    一到這種狀況之下,宋錦瑤就再也忍不住的直接沖進了洗手間里面,趴在馬桶上干嘔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等到宋錦瑤不再干嘔,重新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況之下之后,她也終于從這種難受而痛苦的狀態之下,重新恢復了過來。

    雖說宋錦瑤這么一番折騰,也多半是因為著腹中還懷有著孩子,那輕微的妊娠反應恰巧裝上她回憶到的那血腥的一幕,這才發生了一切。

    可是,真正讓她不能夠接受的事情是,她如今在這種被囚禁的狀態之下,只怕還會有些餃長的時間。

    可是她不僅需要每日受到這種精神折磨,甚至還要保護好腹中的孩子,去周旋宋耀庭,以免他會因為知道了孩子的事情以后,會發狂做出來其他更加令人害怕的事情。

    就在宋錦瑤垂著眸子,癱坐在地面上思慮著這些事情的時候。

    卻是突然之間,就聽到了那個讓她發自內心,感到十足十心悸的聲音傳進耳朵里面。

    “阿瑤,你猜我今天聽見了什么消息?”

    本身還半垂著眸子思慮著事情的宋錦瑤,在聽到了他的聲音之后,頓時整個人的身體就變得極其的僵硬,一雙眸子也是徹底的瞪大了的,卻并沒有往聲音的來源處看過去。

    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的宋耀庭,也并不在意,依舊保持著那副平淡的聲音繼續說著,“阿瑤,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可能是妊娠反應?是懷了孩子的女人才會有的反應?”

    身體僵硬著的宋錦瑤,那雙落在兩側的雙手,下意識的捏緊著,隨后又猛地松開了去,一手緩緩挪動到自己的腹部。

    “噠……噠……”

    許是因為周圍的氛圍太過于安靜,讓宋耀庭那雙擦的锃亮皮鞋,在瓷磚地面上所踩出來的碰撞聲,太過于明顯。

    而這一聲聲的腳步聲,漸漸往宋錦瑤的身邊靠近著,就更是讓宋錦瑤的身體,僵硬的如同一塊木頭,手也是緊緊的捏住了腹部的衣服,將自己的腹部給圈住保護殼起來。

    這是她和霍少霆的孩子,她不想,也不愿在這個孩子已經誕生了的情況下,因為宋耀庭的那份偏執,而讓這個已經誕生,卻還尚未出世得孩子受到任何的危險。

    此刻腦子里面一片空白的宋錦瑤,根本就想不出來任何可以讓宋耀庭不再繼續靠近的辦法。

    直到宋耀庭已經徹底的站在了他的身旁,再繼續接著緩緩的蹲下身去,伸出雙手去,將癱坐在地上的宋錦瑤給抱在了懷中。

    口鼻之中所吸吐出來的溫度,一波又一波的打在宋錦瑤的耳邊。

    直到宋耀庭懷中抱著宋錦瑤,再次將她給重新抱起來的時候,這才接著用著溫和的聲音,“阿瑤,如果你一開始就這么乖乖的聽我的話,我又怎么可能會對你那么兇?”

    被抱著的宋錦瑤,死死地咬著下唇,甚至于口中已經隱隱有著一股鐵銹的味道,也并沒有放松下來。

    如果說,她之前可以不顧及的同宋耀庭對峙著。

    那么現在,在這種已經懷孕,并且還是被宋耀庭給知道了,她宋錦瑤懷了霍少霆的孩子的情況下。

    她實則上是十分害怕的,害怕眼前這個情緒多變的男人,會因為這件事情而突然發狂。

    宋耀庭對她進行百般的折磨,她可以不怕也可以堅持下去,直到等到霍少霆來救她出去。

    可是腹中這個尚且還不完全成型的孩子,卻是讓她在害怕著宋耀庭,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失去這個脆弱的孩子。

    (本章完)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