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梁智民簡直郁悶得要吐血了。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跟蘇晨這樣不要臉的人。

    “好,你給我等著!”梁智民冷冷地說道,他轉身就走。

    實際上,他也沒有辦法不走。

    他的手下都被放倒了,而且客戶那邊也有挺多的事情要處理。若他還留在這里,他會更加忙得焦頭爛額的。

    看著他離開,蘇晨搖了搖頭,臉上滿是不屑。

    “謝謝你。”羅伯特威爾對蘇晨說道。

    “沒事,我覺得你被梁智民那家伙坑得很慘,所以我更加有必要幫你。”蘇晨笑著說道,“丁寧新丁老板說要聘請一位有本事的人過來幫忙看店,我就想起了你。也只有你才能夠制住梁智民。”

    “不了,我不太喜歡待在這一座城市,所以我想要早點離開。”羅伯特威爾說道。

    蘇晨緊盯著他:“沒有人喜歡背井離鄉,我認識的古玩鑒寶師也比較少,你是最有天賦的人。我們會把古玩店交給你管理,而且也會挑選兩個人配合你。你可以得到一些股份。”

    “而店面的生意越好,你可以收獲的提成越高。你之前不是說要開古玩店的嗎?現在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啊。”蘇晨笑著對羅伯特威爾說道,“管理我們的古玩店,你也可以學習到經驗。我們已經給你最高的自由度了。”

    “和我們的合同,你也只需要簽訂五年。五年之后,你無論想要做什么事情,我們都不會為難你的。”

    不得不說,蘇晨提出的條件都特別好。

    聽到了蘇晨的話,羅伯特威爾有些意外:“你為什么要幫我?”

    “因為你確實很有本事啊。”蘇晨說道,“之前的過錯,其實都可以彌補。”

    “好。”羅伯特威爾說道,“謝謝你信任握。”

    “好好地加油,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你就可以過來我們古玩店了。”蘇晨說道。

    “嗯。”羅伯特威爾點頭。

    回到了店里,丁寧新笑著對蘇晨說道:“蘇晨大師,我們不如一起出去喝幾杯吧?你可是幫我解決了一個大問題呢。”

    蘇晨也笑著說道:“既然丁老板邀請,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人一起離開了古玩店,朝著酒吧出發。

    對于酒,丁寧新是特別了解的。他熟門熟路地帶著蘇晨進入了酒吧里邊。

    酒吧里邊的男女都在盡情地扭動著腰肢。

    蘇晨卻是有些不習慣,于是,他坐在吧臺上陪著丁寧新一起喝酒。

    “蘇晨大師,你平常很少來這里喝酒嗎?”丁寧新有些意外,“我一般認識的大師都很喜歡到酒吧里邊來放松一下。因為酒吧里邊氛圍不錯,可以讓人忘記了煩惱。”

    “尤其是酒喝下去之后,那種迷醉的感覺,讓人什么都不想去記住。”

    “還有,這里的美女很多,也許可以遇到自己心動的呢。”

    蘇晨有些意外地看著丁寧新:“丁老板還是老司機?我看著丁老板挺老實的。”

    “不是,我就只是和蘇晨大師你探討一下。”丁寧新說道

    他覺得自己剛才表現得有些輕浮了,他想要努力挽回自己在蘇晨面前的形象。

    但正說話之間,他就見到了一個身穿著黑色長裙的美女朝著他這邊走來。丁寧新的眼睛看的都直了。

    那美女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便是朝著他這邊走了過來。

    “美女,你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嗎?”丁寧新笑著說道。

    美女卻是沒有理會丁寧新,而是走到了蘇晨的面前。她笑著對蘇晨說道:“帥哥,我們可以去跳個舞嗎?”

    蘇晨不由一怔,旋即搖頭說道:“我不會跳舞。”

    “我會啊,不如我們一起去跳。”丁寧新說道。

    不過,美女依舊沒有看他,而是對蘇晨說道:“我可以教你。”

    說著,美女一把拉住了蘇晨。

    蘇晨被美女帶走了,而丁寧新翻了翻白眼。自己明明也很優秀的。但是美女怎么一點也不在意自己呢?

    “那我找別人去。”丁寧新開始尋找目標。

    蘇晨和美女進入了舞池里邊,蘇晨問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好像見過你。”

    “帥哥,你一般都是這樣和女孩子搭訕的嗎?”美女沿著嘴巴輕笑道。

    “當然沒有,只是你給了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我有一段時間失去了記憶。也許在我失去記憶的期間,我們認識?”蘇晨說道。

    “我們先不要說這么多,你陪我跳一支舞。”美女說道,“我叫蘇怡。”

    “好。”蘇晨說道。

    他陪著美女蘇怡跳起了舞來。不得不說,蘇怡的舞姿真的特別地動人,蘇晨跳舞的動作很僵硬,但是,蘇怡總是能夠配合蘇晨。

    一開始,舞池里邊跳舞的人很多,但蘇晨和蘇怡的舞蹈搭配恰到好處。而且他們俊男靚女的組合跳起舞來更是顯得動人。

    待在他們的人會覺得自慚形穢,所以,那些人便是會慢慢地退出 舞池。舞池里邊的人越來越少。

    但是,蘇晨和蘇怡投入了忘我的舞蹈之中,沒有理會周圍眾人的反應。

    等一曲終了,大家紛紛鼓起掌來。

    蘇晨這才意識到,自己在蘇怡的牽引下,跳完了一支舞。

    他有些好奇地望向了蘇怡,蘇怡給他帶來了一種神秘的感覺。

    不過,蘇晨看不透蘇怡,也自然聽不到蘇怡的心聲。

    丁寧新有些幽怨地看著蘇晨。本來他也想要好好地跳一支舞蹈的,因為他也找到了女伴。

    但是他終究還是放棄了,因為他的舞姿比起蘇晨他們來說,只能夠叫做難看了。

    就在蘇晨打算走開的時候,卻是有人走了過來,對蘇怡說道:“美女,陪我跳一支舞吧。”

    “那你要問問我的男伴同意嗎?”蘇怡淡笑著說道。

    “小子,你應該不會拒絕吧?”那人盯著蘇晨,淡淡地說道。

    他并沒有將蘇晨放在眼里。

    “我又有什么理由接受你的無理取鬧?”蘇晨冷冷地說道,“請你離開吧。”

    “呵呵,小子,你還真的把自己當一回事了?我是給你點面子,才問你。你在我的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既然你不想離開,我把你扔出去就是了。”男子說道,朝著蘇晨伸出了手。

    現場倒是有不少人認識男子,有人驚呼道:“我去,那不是約翰嗎?約翰這惡棍怎么出現了?那小伙子就要倒霉了。”

    “約翰打架還從來沒有輸給誰呢。而且這個美女被他盯上了,也是一件挺倒霉的事情。”

    “他們現在要是態度軟一些,或許會比較好。”

    約翰感覺到了周圍眾人的敬畏,他很是滿意。

    不過,他望向蘇晨的時候,卻是見到了蘇晨的臉上滿是不屑:“不就是一個小混混嗎?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比較好。”

    “臭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約翰有些惱怒。

    “我不知道你是誰,也沒有興趣知道。”蘇晨說罷,拉著蘇怡的手就要走開。

    但約翰攔住了蘇晨,他的臉色陰沉得就要滴出水來:“小子,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

    “看來你真的是太不識好歹了。既然這樣的話,那老子就讓你見識一下老子的強大之處吧。”約翰冷哼了一聲,他的手拍向了蘇晨。

    在他看來,蘇晨也就是一招可以解決的貨色。

    可是,蘇晨的手掌也拍了過去。

    眾人搖了搖頭。在他們看來,蘇晨的舉動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

    他們甚至都已經預見了蘇晨一會兒被拍飛出去的場景。

    然而,當蘇晨和約翰的手掌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約翰感覺到了一股巨力傳來。他甚至都來不及做出反應,便是倒飛了出去。

    “怎么可能?”眾人的臉上滿是錯愕的神色。他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蘇晨會占據了優勢。

    要知道,平常約翰那家伙無論想要和誰打,都是他欺負別人,而不是別人欺負他呢?

    約翰從地上爬了起來,所有人都在看著約翰。

    頓時,約翰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一片。他沉聲對蘇晨說道:“小子,剛才是我沒有注意。而你的舉動也成功地激怒了我。呵呵,接下來老子很有必要教你怎么做人。”

    說罷,約翰便是一拳轟向了蘇晨。他覺得自己現在格外地謹慎,一旦蘇晨做出了什么反應,他也及時及時變換招式。

    但是,讓約翰錯愕的是,蘇晨還是跟剛才一樣一拳轟出。

    約翰氣憤不已,用了十二分力氣轟向了蘇晨。

    結果還是跟剛才一樣,約翰倒飛出去。

    “你怎么那么弱?”蘇晨問道,“就你這樣也好意思找別人的麻煩嗎?”

    “小子,你……”約翰的手指指著蘇晨。

    “要是你還將手指指著我,那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蘇晨冷哼了一聲。

    約翰的手指急忙縮了回去,他竟然有些害怕蘇晨。

    “剛才你對我說什么來著?”蘇晨問道。

    “沒事,我就是隨口嘮叨一下。”約翰臉上陪著笑臉,“大哥,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說罷,約翰轉身就離開。他根本就不想再面對著蘇晨,不想再留下來找虐。

    “你好厲害。”蘇怡笑著說道,“這時候我應該給你一個獎勵的吻嗎?”

    “看你的心情。”蘇晨笑著說道。

    “那我看還是請你喝一杯吧。”蘇怡說道。

    “好。”蘇晨點了點頭。他跟在了蘇怡的身后,兩人一起找了個地方坐下。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