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方正化是司禮監太監,卻并非秉筆太監,而不過是普普通通的隨堂太監,跟在秉筆大太監們身后端茶遞水而已。

    但方正化并非一個普通太監,他心中有著“高潔”的志向。在內學堂讀書的時候,別的小太監都懷揣著成為各監大太監甚至司禮監秉筆這樣的夢想,好能夠出人頭地成為人上人。而唯有方正化指鳥立誓,要以成祖年間“三保太監”為偶像,早早立下揮事方遒揚威異域的遠大志向,并為此苦讀經書習練武藝。

    然而大明的現狀讓揚威異域的夢想越來越遠,內憂外患之下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但方正化的志向卻未改。

    所以,這次崇禎決定給遼南派一個監軍,并決定從內監中挑選合適的人時,別的太監唯恐避之不及,唯有方正化卻積極報名,并成功被選上。

    雖然遼南看似連番大勝,但太監們對去遼南卻并不感冒。因為那地方太過偏僻,而且處在和建奴戰爭的最前線。

    剛從建奴手里收復,百姓都是從山東從東江遷徙去的,肯定是一窮二白,根本就沒有油水可撈。處在和建奴戰斗第一線,整天打仗,作為監軍太監打仗必須隨軍出征,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把命送上。

    所以,在大部分夠資格的太監眼里,去遼南絕對是一個苦差事。而對于方正化來說,卻正是自己建功立業的戰場。對于屢立戰功的王業泰,方正化更是仰慕已久。

    把畢生的積蓄都拿了出來,偷偷的送給了皇帝身邊的王承恩之后,方正化如愿獲得了這個差事,成為了平遼軍監軍太監。

    懷揣著一顆建功立業的心,方正化踏上了前往遼南的路。沒有從天津衛走海路,而是選擇了出山海關走遼西,因為他要考查關外的山川地理形式,好對未來的職業有一個好的規劃。

    途徑遼西各城,方正化受到了地方將領們的熱烈歡迎,無數的奉迎馬屁送上,眾多的紅包納入懷中,若不是看他沒有鳥,肯定還會有美貌的少女奉上侍寢。

    方正化知道,這些遼西將領們正在忐忑不安,大凌河之戰失敗,四萬援軍幾乎被建奴全殲,祖大壽拋棄了大凌河城逃回了錦州,朝廷已經震怒,正在徹查戰敗的原因。而大戰失敗,眾多的將領被殺被俘虜,空出了很多職位,便有好些人看上了這些職位,上下運營著。而自己身為欽差使者,有著巡查關外防務的兼職,這些人對自己自然要奉迎了。

    方正化不是食古不化之人,在宮中也看慣了這些情況。對所有巴結自己的將領官員們,方正化都和藹對待,對他們送來的銀兩都欣然笑納,認真聽取他們的委屈和請求,卻全然不表態,完全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而在空閑的時候,方正化便會悄悄召來本地的士兵軍戶,詳細詢問著這里的一切,從士兵們衣食住行到武器裝備以及平時的訓練,重點是了解士兵們對打仗的態度。

    最后方正化得出一個結論,遼西的軍務已經徹底腐化,而且是從上到下的腐化。

    這里絕大部分的軍田都被將領們占據瓜分,絕大部分軍戶都是將領們的佃戶,耕種著將領們的田地,把生產出來的大部分糧食交給將主老爺,然后打仗時再聽從將主的命令出征。

    絕大多數軍戶們都窮困潦倒,生活的無比麻木,對打仗的態度也很麻木,知道自己是軍戶,生來就該當兵打仗,知道建奴來了會搶走他們不多的財產,所以不得不打,僅此而已。

    而遼西的將領們個個貪婪,侵占軍田侵吞軍餉的現象已經司空見慣,甚至軍中有規定,什么樣的職位吃多少個空餉。

    一路走來,探訪的結果讓方正化暗暗心驚,怪不得每年的遼餉占據了朝廷一半以上的國庫收入,面對建奴卻屢戰屢敗,原來根源就在這里。

    將領們侵占了大部分糧餉,平日里的生活窮極豪奢,自己和家人穿的是綾羅綢緞吃的是山珍海味,庫房里堆滿了銀子。普通的軍戶卻衣不遮體食不果腹,這樣的軍隊怎么能打勝仗!

    若是不改變這一切,朝廷便是撥給再多的銀子,想打贏也非常難。

    心中嘆息著,方正化離開了錦州,換乘海船往遼南而去。他想早日看看遼南是否也是如此。

    坐船到遼南第一站是一個叫做長生島的大島,靠島補給淡水的時候,方正化在島上轉悠了一下,然后便驚住了。

    他看到了熱火朝天的工作情景,數以百計的工人正在挖礦,看到了巨大的木制吊臺,把坑里的礦石吊到上面裝車,然后看到眾多的馬車把裝滿礦石的大車沿著平坦的石板路走,然后看到十多柱濃煙筆直的升到空中,據說那是在燒制水泥。

    據方正化估計,這長生島上的人便有上千人之多,眾多的人都在忙碌著,生產著一種叫做水泥的東西。

    對于水泥,方正化也有所了解,知道是用來筑城或者蓋房子的上好材料,在北京城中已經有了水泥的出現,沒想到卻是在這座遼南的大島上生產的。

    這么多人忙碌,出產的水泥應該很多吧,可什么地方需要用到這么多水泥呢?

    “我們長生島,每天出三窯,每窯產水泥十萬多斤。現在商務司已經把水泥成功銷售到了登州天津和京師,不過大部分的水泥還是用來我們遼南。

    今年秋天這一仗,大帥從建奴那里解救了數萬百姓,而且張旭將軍帶兵攻入了建奴老巢,聽說解救的漢民百姓有十多萬之多,這些人都要到遼南安置,需要建大量的房屋。”島上的管事對方正化道。

    “原來是這樣啊。”方正化喃喃的道。

    船只離開了長生島,貼著海岸向南行駛,他看到了金州關城,那綿延數里的城墻聽說便是水泥所筑。船只繼續向南,有著眾多河流流入大海,在河流的兩岸有著眾多的小塊平地,平地上眾多的農夫正在忙碌著,應該是趁著冬季到來之前種下冬麥。

    了解過遼南地理的方正化知道,遼南本就多山嶺,能耕種的平地很少,大都分布在河流岸邊。看來遼南在和建奴激戰之時也沒有忘記生產啊!

    方正化也看到,在河流的岸邊,有著眾多的堡壘,和遼西軍戶們居住的塢堡很相似,不過這里塢堡通體灰撲撲的,不像遼西塢堡那樣的土黃色,應該就是用水泥建筑的。

    坐船繼續向南,到了半島南邊,然后又折向東,方才到了旅順口。

    看著港口上稀稀拉拉的迎接人群,方正化臉色有些難看。

    一路行來,不管是路過關內永平等府縣,還是山海關以及寧遠錦州,地方官府和將領們都早早地迎接在城門外數里,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聲勢一個賽過一個的大,生怕惹得欽差大人的不快!方正化奉命去遼南核查戰功身上還有巡查關外軍務的差事,正兒八經的朝廷欽差。在核查軍功之后,才留在遼南當監軍。

    不管是欽差和監軍,那種身份都無比的重要,旅順不說空城來迎吧,也不能就這么大貓小貓兩三只啊!經歷了一路上的排場之后,不知不覺的方正化心里有些膨脹了,看到這自然有些不快。

    別說方正化了,便是跟著他的兩個錦衣衛百戶胡大和趙三都看不下去了。

    “平遼將軍是怎么回事,怎么敢如此輕視朝廷欽差!”胡大憤憤不平的道。

    “是啊,輕視欽差便是輕視皇上,咱們一定得給他點顏色看看!”趙三也跟著道。

    “休得胡說!”壓著心中的不快,方正化不輕不重訓斥了一句。

    到底是做大事的人,方正化很快便調整好了心態下了船。

    然后才發現,前來迎接的多是第一波朝廷前來查驗軍功的使者,有錦衣衛,有都察院,更有兵部的人。

    而真正屬于遼南的官員只有一個,是一個叫何祿的軍官,矮小的個子胖乎乎的身材,沒說話便滿臉笑容。

    “欽差大人,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軍械司出了問題,大帥他臨時有事沒法親自前來,讓下官代表他來迎接欽差大人。”何祿滿面堆笑的道。

    方正化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么。很明顯,平遼將軍對自己的前來很是不爽,這是給下馬威啊!

    方正化也能想象到為何會這樣,原本王業泰在遼南一人獨大,什么事情都自己說了算,相當于遼南的土皇帝。現在自己來了,而且是代表皇帝而來,無形中便給了王業泰壓力。也許是因為權力被分出,也許是認為皇帝不信任自己,所以才給自己一些顏色看看。

    可自己是欽差啊,是代表著崇禎皇帝而來啊,王業泰敢給自己臉色看,分明是不把朝廷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啊!一時間,方正化真的有些怒了。

    可轉念一想,他又不得不泄了胸中的怒氣。因為他想到了王業泰的身份,還有立下的絕世功勞!

    從一路看到的情況來看,方正化已經有了九成的把握王業泰沒有虛報戰功。然后結合著朝中封侯的議論,方正化知道,用不了多久,大明又一個侯爺便會新鮮出爐。侯爺,而且是手掌重兵執掌一方的侯爺,自己這個朝廷的欽差在人家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而且,自己是要來立軍功的,是要當三保太監那樣的無敵太監的,必須要謙虛,必須得放下身段,只有這樣才能在遼南立足。

    想到這里,方正化臉上露出了謙虛的笑容:“沒關系,沒什么,平遼將軍他軍務繁忙,責任重大,自然要忙碌正事,不用把時間浪費在這種迎來送往的事情上。”

    額,何祿眨巴眨巴眼睛,沒想到這位年輕的欽差公公這么好說話,連忙一頓馬屁拍上:“欽差大人能體恤我家大帥的辛苦,下官真是感動萬分,我遼南數萬將士也都感激萬分。欽差大人您真是太好了”

    在何祿的引領下,坐上了遼南特色的馬車,方正化離開了碼頭向旅順城而去。據何祿說,遼南初創一切匱乏,整個遼南都找不到一頂轎子,所以還請欽差大人海涵。

    方正化對此并不介意,甚至要求騎馬進城,卻被何祿勸阻了,說若是摔了欽差大人他承擔不起。

    方正化進入了旅順城,被安置在一個小院落里,這是真正的小院落,只有三間正房兩間廂房。沒有假山池塘沒有花園,連一叢竹子都沒有,院里唯一能欣賞的就是角落里的一棵棗樹,不過樹上的棗子連一個都沒有,只剩下枯黃的樹葉

    一連數日,方正化都沒有見到王業泰,也沒有任何官員將領給他送禮,沒人請他吃飯喝酒,和遼西的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

    不過事情并沒有耽擱,何祿每天都會來,向他匯報戰果,引著他查看戰斗的斬獲。

    看著那一堆堆的堆滿了數間房間建奴首級,方正化震驚了,他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景象。數千上萬的人頭出現在眼前,用石灰腌制的首級沒有腐化,都栩栩如生,看起來那樣的猙獰。只看得方正化心驚肉跳,震撼之余,對王業泰的怒氣也不消而散。

    這可是建奴首級啊,威脅大明十多年,肆虐京畿嚇得小兒不敢夜啼的建奴的首級,數千上萬顆建奴首級,如同堆石頭一樣堆在自己眼前。而對斬下這么多建奴首級的人,對立下了如此絕世大功的人,哪怕對自己做的再過份,這一刻,方正化都不想埋怨,也不敢再有任何怒氣!

    王業泰把方正化涼了好幾天,聽何祿回報方正化一直非常老實時,王業泰這才露面。說實話,王業泰對崇禎往遼南派來監軍非常不滿,這不是赤果果的不信任自己,這才派人監視嗎?

    所以,他才有意的不去迎接,甚至不見方正化的面,連給方正化宣旨的機會都不給。不過當李彥直的信送到遼南時,他再也坐不住了,不得不見方正化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