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長天絕舞嘆道:“你們都是我從小收養,培養至今,我一直以來把你們當成女兒,怎么忍心看著你們死在我面前呢!”

    又轉向李頑,面色竟是變得異常平靜,道:“李頑,我做你的侍女,直到回皇都為止。”

    李頑點頭,道:“好。”

    于是,就是短暫的沉默。

    他只是心血來潮要羞辱一下長天絕舞,卻是這位公主哪里是個服侍人的料,要她捏肩捶腿,豈有許倩倩和禹瑤琴的手法技巧。自然也不會要她陪寢,就算她愿意,他還不愿意呢,不是看中的女人,他都不愿意沾染,就算是再美麗萬端,他都不稀罕。擁有美麗無匹的楚飛櫻和醉藍為妻,他的眼光已是甚高,再加上他執拗本心,沒有急色,講究隨緣和感情。

    他干脆取出船輦,命令:“都上去修煉。”

    他的此舉大出眾女意料之外,長天絕舞本以為自己避免不了要被羞辱,已是做好準備,紅丸給他取去,受他凌辱,卻是這一聲,就讓她懵了。

    李頑又道:“愣著干什么,上去該干嘛,就干嘛……長天絕舞,你且先修煉,也要做好侍女本份,不得違抗我的命令,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長天絕舞冰冷著臉,與她的玉女隊上了船輦,聚在一起說著話。

    募地,李頑大喝:“哪有那么多廢話,都給我修煉。”

    好吧!他這一吼,盡顯威風,就算眾女不甘心被他支配,也只能聽著,都是冷著面孔,淺修中。

    李頑冷冷一笑,轉望向外面,那巨大黑暗仙人石像也是吸了,萬愁谷已成尋常谷。他雖然早已發現長天絕舞圖謀不軌,卻是自恃擁有大無量天地神法,無所畏懼,誰知就遇上了仙力,差點被那極為遙遠仙界的黑暗仙人給殺了。

    這次是真險,要不是他拼死施出空間生滅,耗盡所有力量,連玄薇世界都因此毀滅,不然也只有交代在這里了。

    再看了看閉目淺修的長天絕舞,對她也是有恨,要不是顧著云雅還在皇都,他絕對能殺了她。反過來一想,長天清依要留云雅在那里,是不是也有著以她為牽絆,讓自己不能在路上對長天絕舞怎么樣呢!越想越是,長天清依應該了解自己的這個女兒性格,擔憂會出現意外之事,才執意讓云雅留下來吧!

    到底是長天皇朝的女皇,執掌皇庭數萬年,有著不一般的智慧和深謀,老狐貍就是老狐貍啊!

    李頑想了一會,搖了搖頭,這年老就是成精,算計深呢!驅動船輦繼續飛去,他也坐在船首修煉中。

    又是十年,李頑從淺修中醒來,遙望遠方。

    那里是無數亭臺閣樓,軒榭廊坊,間或有許多奇殿矗立,池水處處,看來已是到了枯草宗。

    長天絕舞和玉女們也是醒來,沒有上前去,只是在后看著他的背影,目光都是復雜。

    他們是來做客,倒是不好闖進去,這可不是控力宗那等小宗,而是惠澤界的龐然巨·物,三大勢力之一。

    直飛至那巨大的門

    樓處,這是宗地大門,上面有塊靈石堆砌的匾額,書寫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枯草宗。

    看守大門的是十幾個中道境弟子,其中一個已有中道境中階實力,其目注巨大船輦飛來,頗為心驚,這惠澤界誰會闊綽地擁有這等船輦?眼望船輦停下來,有一年輕人站在船首處,盯著自己,又是納悶,怎么只是個聚道境的上人?

    李頑微笑道:“李頑與長天皇朝大公主長天絕舞,拜會枯草宗。”

    他不得不說長天絕舞,不然誰認他是老幾,還不直接拒于門外。

    中道境中階弟子自然是有見識的,知曉長天絕舞之大名,道:“諸位請稍后,我去稟報宗主。”

    李頑點頭,等在那里,長天絕舞過來,淡聲道:“到了這里,誰也不認識你,就不能以你為主,萬事由我出面吧!”

    李頑沒說話,默然同意,確實是這樣,枯草宗這么個大宗,誰認你李頑,自然是由長天絕舞出面最好。

    長天絕舞又道:“這船輦太過顯眼,收了吧!而且枯草宗的宗地內,是不得隨意飛行外面船輦的。”

    李頑真不知是這樣,看了看長天絕舞,道:“那你們還不下去。”

    長天絕舞冷著臉與玉女們飛出,李頑也是收了船輦,干脆就落后一點,既然此宗不認自己,是要低調一下。

    這落后一點就恰好與長天絕雪她們并排,玉女們不愿與他同處一起,紛紛避開了一些。

    李頑笑道:“與我在一起,還能辱沒了你們?”

    玉女們都是美臉緊繃著,沒人接腔。

    好吧!連侍女的侍女們都不理睬自己,李頑這個主人也是不象主人,還好他本就沒心去做這個主人,不然豈不是悲催。

    半日后,一座船輦飛來,至這里,傳來爽朗笑聲,清朗的聲音響起:“長天絕舞,我們也有五百年未見面了,此次你大駕光臨,可是為微縮宇宙之事前來?”

    長天絕舞點頭,道:“正是為此而來,魏成毅,時隔多年未見,你也是升入化嬰境中階了。”

    一個俊眉朗目,長相俊美青年人飛來,面帶微笑,道:“我比你癡長三萬年,再不入化嬰境中階,就要被你拉下更多了啊!”

    隨即,目光轉向李頑,微微一皺眉,道:“我接到稟報,說是有個李頑與你一同前來,可是這上人?”

    長天絕舞道:“正是,他是牧云雅的夫君。”

    “哦?”魏成毅笑道:“就是那位傳聞中很是風流的五公主嗎!只是她招的夫君,是真的夫君嗎?”

    李頑也是微微皺眉,這個魏成毅應該就是枯草宗的宗主,卻是說話這般放肆,很是輕蔑。

    長天絕舞瞥了一眼李頑,道:“自然是真的夫君,牧云雅認準了他,現在……已是沒有以前的頑性了。”

    魏成毅點點頭,道:“按理說五公主在長天皇朝身份尊貴,怎么會招一個聚道境上人為夫,長天清依又怎么會同意呢?”

    長天絕舞又是看了一眼李

    頑,見他面上已是有了些許怒意,道:“好了,魏成毅,我這位五妹夫可是不平凡的,枯草宗就是這般待客?盡與我在這里廢話?”

    魏成毅笑道:“長天絕舞,你還是那高冷的性子,閑聊幾句都不成,請進吧!老祖宗已是在里等待了!”

    上了那魏成毅的船輦,這位宗主只與長天絕舞聊著,還會說笑話,自以為幽默,不時地哈哈笑上幾聲。長天絕舞只是敷衍,與他說著話,對他的笑話沒感覺,一直不動表情。

    李頑不在乎被忽視,眼望宗地,占地還真廣闊,也是有無形氣罩護著。聽說只有在遭遇大敵侵犯時,氣罩才會真正啟動,形成有效抗御力。一直啟動要消耗巨量靈晶,任這三大勢力掌控,哪一個都消耗不起的。

    想必這氣罩比長天皇朝的皇都氣罩要強,比不上皇宮的氣罩,畢竟聚力不一樣的。皇都整體太大,聚力自然會弱些,皇宮那般小,當會聚力更強。

    直接飛至一座最高巨殿處,有一化嬰境初階嬰圣迎過來,目光在船輦上搜索,見到李頑,喜悅地道:“李頑,我就說與你必然會再次見面吧!”

    李頑微笑,劉宗云竟是也升入化嬰境了,當初見他時,好象是要突破的樣子。李頑也是后來了解了一些情況,劉宗云是為枯草宗老祖宗劉化一的最小兒子,天資妖孽,在惠澤界都是聲名鼎盛的。

    劉宗云飛過來,向魏成毅道:“宗主,我與李頑是老朋友,便先接他去我那里坐坐?”

    魏成毅點頭,目光不著意地在李頑身上轉了一圈,微有訝異。

    劉宗云又向長天絕舞笑道:“長天絕舞,萬望莫怪,我與李頑甚久未見,這就要拉走他敘一敘了。”

    長天絕舞目光微訝,看了李頑一眼,點了點頭。

    劉宗云隨后笑著對李頑道:“走,到我那里去坐坐,玉如也想見見你呢!”

    李頑隨著飛去,魏成毅望著他們背影消失,目光閃爍,道:“這個李頑還真不平凡,什么時候與劉宗云結識的?”

    長天絕舞淡聲道:“聽聞劉宗云是劉化一的小兒子,也是你宗著意培養的妖孽天才,與無奇殿的玄空并列其名,他既然升至化嬰境,想必玄空也是化嬰境了吧!”

    魏成毅點頭道:“玄空早在一百年前就升入化嬰境了,劉宗云要不是為了其妻的傷病,四處奔波,不能潛心修煉,不然也會在一百年前成為化嬰境嬰圣……”

    又看向長天絕舞,目光有些沉凝,道:“他們雖然是妖孽,卻還是不能與你相比,兩萬一千歲不到就升至化嬰境中階,這惠澤界第一妖孽天才當屬你了。”

    長天絕舞淡淡一笑,道:“也不能如此說,我就是比他們長了一萬多歲,以后或許他們也能超越我吧!”

    魏成毅心下不這么認為,他可是知曉化嬰境修煉進階有多難,資源欠缺,沒有那妖孽天資是不行的。這位長天皇朝長公主在如此年紀,只吸納下品靈晶的情況下,升入化嬰境中階,天資已是很駭人了。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