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你今日第一天到尊府報備,是否順利啊?”

    “順利啊,一共見了六個人,就打了兩個,一個昏迷不醒一個吐血不止,領頭的隊首想給我下馬威,結果我給了他一個下馬威,這也差不多是徹底得罪了,還與同隊的尊府血脈約好了以后找時間打一架,反正我是沒丟了面子也沒吃虧,明天就可以搬進西方神殿了!”

    一大早便出了門去的方貴,到了晚上才回到客棧,兩位老執事立時關切的上前來問,生怕他受了別人的欺負,結果一聽方貴的回答兩個老頭子卻頓時傻了眼了……

    這像話嗎?

    報備第一天就得罪了上司,還打了兩位同僚?

    還與尊府血脈約架?

    正常人哪個能第一天就把自己的處境搞成這么個熊樣子?

    望著方貴那理所當然,甚至還有些得意的樣子,他們兩個覺得三觀都有些亂了。

    沉沉嘆了一聲,他們忽然也覺得有些心累,便嘆惜著向方貴道:“今天我們兩個也打探了一番,想再去趙元通那里拜訪,可惜人家門也沒讓進,估計指望他幫著打點關系是不可能了,又一路打聽著去找你郭師姐,得知她外出辦差,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所以我們兩個也商量了一番,既然留在這里也左右無事,那倒不如先回山去見宗主好了……”

    “這樣也行!”

    方貴隨口答應著,關切道:“那你們帶來的寶貝怎么辦?先分了吧?”

    “什么叫分了寶貝,土匪也似,像話么?”

    見著他兩眼放光的模樣,兩位老執事甚是無奈:“這個我們也考慮了,反正這些東西,本來就是為了給你打點關系用的,既然現在送不出去,那便給你留上一艘法舟在這里,等你站穩了腳跟……如果你沒被人打死的話……那以后你見誰能幫上你,自己打點一下便是了!”

    “一艘法舟?”

    方貴聽了,有些不滿,道:“那不行,留給我兩艘!”

    老執事瞪起了眼睛:“那怎么行,事沒辦好,東西也沒了,我們回去怎么跟宗主交差?”

    “還告訴宗主干什么?”

    方貴笑道:“兩艘法舟歸我,剩一艘法舟的東西,你們兩個分了便是,只要你們回去不說,我也不說,宗主又哪里知道去?”

    “不告訴宗主?”

    兩位老執事眼神古怪,這是把宗主當傻子呢?

    同時又有些哭笑不得,尋思著:一句話便把一艘法舟的東西許給了我們,挺大方啊……

    “這個……”

    他們兩個對視了一眼,皆有些無奈,知道是勸不好方貴了,便苦笑道:“這個容后再計,今天畢竟晚了,等明天早上再分吧?”

    “那也可以!”

    方貴在神城里逛了一天,也累了,不疑有他,當即回了自己的客床,一番照例運轉靈息之后,酣然入睡,這一覺,倒是睡到了第二天大清早,還正迷迷糊糊的,便聽得耳邊“汪汪”大叫,睜眼一看,便見嬰啼一顆大腦袋正湊在眼前看著眼睛,滿眼都是焦急的神色……

    “怎么了?”

    方貴問了一句,便見嬰啼的獨角,不停指向后院。

    他忽然意識到了什么,一個激棱便跳了趕快來,飛快跑到了客棧后院,頓時傻了眼。

    這里地方寬闊,之前他們的法舟便是泊在了這里的,可是如今這個地方,卻僅余了一艘法舟,另外兩艘不知去向,他頓時大驚,跑去了兩位老執事客房里一看,空空如也,又跑去了柜臺上一問,才知道兩位老執事居然一大早就退了房,急匆匆押著法舟出城去了。

    “這兩個老貨,至于這么小氣嗎?”

    方貴光腳站在柜臺前,整個人都已經氣懵了。

    心里又記下了一招,方貴也只能無奈的再次回到了后院,在那法舟上一瞧,只見兩位老執事給自己留下來的,乃是三艘法舟里面較少的一艘,但這一艘法舟,倒是精致,品質也是最高,想是留著給自己代步用的,只可惜看看舟艙里,實在沒剩多少好東西啊……

    ……

    ……

    事已至此,方貴干脆又回客房睡了一覺,到了晌午時分才起來,先與嬰啼兩個在客棧里大吃了一頓,然后才駕御著這一艘法舟,徑往西方神殿而來,正式報務,住進神殿。

    他們這些新入了尊府的仙門弟子,住處倒是基本上都一樣,每人皆是一棟木樓,里面自也有些簡單的布置,可供平日起居,但若想再安置些別的,卻要全憑了自己花錢去買了,有些家底豐厚的,不僅將自己的小樓布置的富麗堂皇,還能養上幾個童兒在身邊服侍呢!

    反正只要自己掏錢,尊府對這些事情是不怎么搭理的!

    也是在這時候開始,方貴便正式在神殿住了下來,用了幾天時間了解尊府的規矩。

    倒是漸漸明白,他們這些人,在尊府都算是等階最低的存在,只是小小銀甲,再往上,還有金縷銀甲,金甲,紫縷金甲,紫甲神王等等,等階森嚴,而他們一開始,也著實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平日里只是留在各自的住處修行,提升自己的修為實力便是。

    在這時候,哪怕他們什么都不做,每月也可領得百兩靈精作為供奉。

    而萬一尊府上面有差事交待下來,便需要他們出去辦差,若是差事完成的漂亮,便會有許多額外的賞賜下來,可以說,無論是方貴還是陸道允等神道筑基,對這百兩靈精的供奉,都不怎么會看在眼里,倒是每一次完成了任務之后的賞賜,往往都足夠讓他們動心。

    外人都說尊府造化多機緣多,其實這些造化機緣,往往便是以這種形式賞賜下來的。

    而在這幾天時間里,陸道允等人也都沒有過來搭理方貴,畢竟方貴當時第一天來,便連傷了趙虹與魏江龍兩個,更是落了陸道允的臉面,想必他們心里也正有氣,想故意冷落方貴幾天,方貴對此卻也不在意,自己有嬰啼陪著呢,又何必跑去看這幾人的白眼?

    但沒想到的是,自己這小樓,倒是第三天時,迎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客人。

    青云間!

    這位尊府血脈,來到了方貴的小樓前,恭恭敬敬的行禮,然后雙手奉上了一塊紫色的玉牌,卻見是最上等的紫玉雕就,上面有著一些古怪的符紋,可以感應到他的氣息。

    “這是干啥?給我送禮?”

    方貴看著這玉牌,臉色有些古怪的問道。

    心想這尊府的人還挺客氣,陸道允他們都沒給我送禮,你倒送來了?

    只是送禮也送的忒奇怪,你不說拿點什么魔山異寶,修行神丹啥的也就罷了,拿壇子酒或是拎只豬后腿來也行啊,好歹能吃能喝,送這么塊古怪的玉佩是干什么用的?

    “方君說笑了!”

    青云間客客氣氣的,含笑道:“方君初來,我便看出方君剛剛筑基不久,恐怕還沒有開始修煉筑基境界的功法,想必正是要尋自己道路的時候,應該正需要筑基境界的功法參悟,只不過方君初到尊府,恐怕對尊府還了解不深,準備不足,我擔心方君耽誤了修行,所以冒昧來訪,先將自己進入藏經殿的玉符借你,這樣你就可以提前進入藏經殿參閱功法了!”

    “把玉符借給我?”

    方貴聽了這話,倒是真的怔了一下。

    他在來尊府之前,也曾聽人說過尊府的種種機緣造化的,倘若不夾雜一些其他眼光的話,憑心而論,尊府里的某些修行條件,確實不是小小仙門可比,其一,便是尊府所掌握的種種資源,各類異寶,其二,便是尊府所收藏的天下修行法門,功法仙訣。

    尊府的藏經殿,里面包羅萬象,藏典之眾,遠非仙門可比。

    但方貴初來乍到,也知道想進尊府的藏經殿,不是那么容易的,據說一般都要立下一些功勞之后,才會被尊府賜下腰牌,這才有了進入藏經殿的資格,如今自己初來乍到,都沒去想過這些事,卻沒想到,青云間居然主動找上了門來,要將他的腰牌借給自己。

    “畢竟大家都是修行路上的,總要相互扶持,才有可能走的更遠……”

    仿佛是看出了方貴的詫異,青云間微笑解釋道:“我也是因為知道方君正是定下自己一身修行的關鍵時候,耽誤不得,所以才冒昧來訪,若有唐突之處,還請方君見諒!”

    “哈哈,沒事沒事……”

    見青云間如此客氣,方貴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你來的正是時候,我正想去藏經殿里看看呢!”

    “哦?”

    青云間聽了,也有些開心,微笑道:“這么說來,方君果然正是在尋找合適功法的時候,我來對了,那不如我們二人同去,也好讓我給方君介紹一下神殿景物,如何?”

    “好,很好!”

    方貴自然樂得答應了下來,自己回房換了一身嶄新的衣袍,帶上了自己最鐘愛的小圓帽,穿上了小牛皮靴,然后便讓嬰啼呆在小樓里看家,自己與青云間一起出了門來。

    “方君,請!”

    青云間已在樓前等候,請方貴上了他那一輛由青羊拉著的寶車,騰云而去。

    見他彬彬有禮,言語友好,倒讓方貴對尊府改觀了些:“這些尊府血脈,看起來還不錯嘛!”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