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確切來說,他們打死了野駱駝。

    一槍致命。

    蔣璃看了傷口,血淋漓的,這可不像是普通鉛彈槍那么簡單。

    有保鏢搜出他們盜獵時的槍支,類似老式獵槍,子彈都是特制的。

    老人一個勁地惋惜,“這可是頭母駱駝啊……”連人帶駱駝一并押回了老人的住所,這期間三個盜獵者連連求饒,許是覺得饒尊他們幾個不好說話,就求老人網開一面,一口一個“大爺,我們再也不敢了”……聽得饒尊心煩,挨個又補了一腳,呵罵道,“大爺永遠是你大爺,但是違法的事,叫爹也沒用。”

    饒尊報了警。

    等警察趕到后,老人將事件經過一五一十道出來,又給警方看了被打死的野駱駝,證據確鑿,行徑不容原諒,警方二話沒說就將三人正式逮捕,押送警車。

    又稱贊了老人家保護野生動物的行為,老人連連擺手,嘆氣道,“在這生活時間長了,這些個動物就像是家人似的了。”

    今晚出警的頭頭對老人家尚且熟識,說了幾句關心的話,又對饒尊他們一群人的出現感到奇怪。

    饒尊只是說,他們是旅行愛好者,想來一次沙漠穿越,路過老人家后停腳歇息。

    帶頭的人了然,提醒他們,“大漠里很危險,能不去就不去,周邊溜達溜達風景也挺好。”

    送走了操碎心的警察叔叔,老人家又在碎碎念,“這些年國家管得嚴,像是野羚羊野駱駝什么的都受到保護,盜獵的人不多了但也還是有,今晚這伙人應該是年初的時候就盯上這邊了,那時候我就遇上過一次,但那次他們沒得手……哎,這種盜獵啊,什么時候才能徹底沒了呢?”

    這個問題誰都回答不上來。

    買賣存在一天,殺戮就能延續一天。

    蔣璃全權負責野駱駝。

    她避開帳篷區,找了塊空地,以胡楊木搭了簡單的臺子,野駱駝的尸體擱置中央。

    沙地綠植稀少,只能采到駱駝刺,她便采了些圍在野駱駝周圍,又用一些布頭編了七彩吉祥結,掛至在胡楊木上,又掛了只在駱駝頭上。

    老人家看著不解,問她要做什么。

    蔣璃沒隱瞞,說,“在我生活的地方,萬物平等,動物和人一樣,生命都很珍貴,所以,我們會給死去的動作做祭,為它送福,希望它能一路好走。”

    老人不說話了,但也沒走開,就站在旁邊默默地看著蔣璃的行為。

    做祭這種事,三分假七分真。

    滄陵人有信仰,尤其是殯葬這件事尤為重視,事死如事生,所以都要做一些祭祀活動,只是為了往生平安。

    對于這種事蔣璃不信,人死如燈滅,就算做再大的祭奠死人也不知道,無非是做給活人看的,讓生者有個心理安慰。

    但她尊重這種習俗,正所謂入鄉隨俗,她并不想去做那個改變者。

    滄陵人的善良恰恰就在此了,尊重生命。

    然而,給動物做祭這件事是蔣璃瞎編的,說這番話做這凡事,她只是沖著老人家去的。

    老人的那句“在這生活時間長了,這些個動物就像是家人似的了”的話并非矯情,他常年生活在荒蕪之地,見到的人可能都沒有動物多,自然而然就會更加尊重生命。

    所以,蔣璃出于對生命的尊重來做祭奠是真,打著家鄉的習俗是假,目的不過就是博個老人的共鳴。

    果不其然,整個過程中老人看得認真,臉色也很嚴肅,看得出他是打心眼里相信這種祭奠方式。

    儀式的時間不長,十多分鐘,蔣璃是取其精華去之糟粕。

    儀式前腳剛完事,后腳老人就叫住了蔣璃,示意她有話說。

    這一刻蔣璃的心臟不知怎的就怦怦狂跳,她有預感,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將會將現狀徹底推翻。

    老人將她叫進了屋里。

    窗外蒙蒙亮,按照原定計劃正是他們幾個出發入大漠的時間。

    桌上的蠟燭燃了大半截,蠟液堆了半燭高,光亮不明,搖曳不定。

    老人所在的房間不大,一些日用品堆了大半個屋子,都是大半生的家當,有不少都有些年代了,但老人還是沒舍得扔。

    蔣璃和阮琦當時幫著收拾房間的時候都給有序拾掇好了,所以現在這個屋子里看上去整齊很多。

    土炕上趴著只土貓,毛灰蹡蹡的,后脊梁的一撮毛都干粘了,見蔣璃進來后也沒警覺,就懶洋洋地挑起一只眼的眼皮瞅了瞅,然后又瞌睡去了。

    是前兩天不知道從哪流浪過來的貓,住進這里后就大有安營扎寨的架勢了,性情也說不上有多想溫順,至少不能像寵物貓似的亂摸,就秉承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

    老人說,他這里有時候就像是動物的收留所,不少的小動物走累了或餓了渴了的都會在他這待上一待,但住不長時間,流浪慣了的動物都不習慣在固定的地方待著了。

    土炕上有草席,挺干凈的,就是總會有沙粒,蔣璃早就習慣了,在這里稍微刮點風,有時候喝水都能灌進去沙子。

    她擇了一處坐下,跟那只土貓正好斜對面。

    老人在她對面坐下,一只煙袋鍋子拿手里沒點,權當擺弄玩的。

    老人開門見山,“小姑娘,你為什么一定要找泫石?”

    蔣璃一聽這話,心臟蹦得更厲害了,清清嗓子,沒隱瞞,“為了我愛的人,我的丈夫。”

    老人遲疑地看著她,“外面陪著你的那個小伙子?

    他不像是你丈夫。”

    這老爺子眼睛毒啊,果真這些天的林林種種事都沒逃過他眼睛。

    “當然不是,我丈夫沒來。”

    “男子漢大丈夫,讓你一個姑娘家進大漠冒險?

    這樣的男人不值得讓你拼命吧?”

    老人道。

    蔣璃輕嘆一聲,“他走不了,就等著我找到泫石回去救命呢。

    再者說,大漠這么危險,就算他走得了我也會想法設法阻止他來。”

    老人看著她,冷不丁問一句,“如果你真遇上危險了,你認為他會舍命找你嗎?”

    “會。”

    蔣璃十分堅決,“我相信,他愛我就跟我愛他一樣,一絲不少一點不差。”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