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閱讀記錄
    如果是在熔煉血陣中,那么熔煉血陣的空間也太大了吧,從自己所經歷的地方粗略的計算一下,絕對不亞于一個小型的世界,這還是一個陣法嗎?即使熔煉血陣是修煉界第一大陣,擁有如此廣闊的空間足夠讓人感覺到無比的震驚,如果不是一開始知道是在熔煉血陣中,說不定我會認為自己已經來到了神秘的修煉界。

    想到這里,我皺起了眉頭,四周的一切除了不知名的樹木外到沒有其他事物,到底是不是在熔煉血陣中我也不敢肯定,搖搖頭,我向著前方走去,站在原地胡思亂想根本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前方說不定有我想要的答案。

    過了一會,我來到了樹林的入口,皺著眉頭望著怪異至極的矮壯的樹木,不知道為何心中有種別扭至極的感覺,至于怎么別扭心中也說不清楚,想了一會也想不出來個所以然來,搖搖頭,只能把這種別扭的感覺歸結于以前見慣了高大的樹木,所以才會產生這種感覺。

    下一刻,我鉆入了樹林中,樹木之間的間距不算很狹窄,可供行走空間完全足夠,按理說我應該能夠輕松的加快步伐,然而實際上我卻走的十分的費勁,最主要的原因是樹木的高度太矮了,枝葉剛好阻擋了我胸口以上的地方,我必須雙手不斷的扒開遮擋在面前的枝葉,有時候碰到粗樹枝的時候還必須矮下身體才能夠繼續前進,所以即使想要走快四周的環境也不允許。

    我靠!

    心中暗罵了一聲,該死的鬼地方,怎么會有如此惱人的樹木,光長身體不長個子,我嘴里罵咧咧的,雙手不厭其煩的撥開擋在面前的枝葉,忽然,雙手似乎碰到了什么順滑的東西,冰涼的觸感令我臉色一變,好像撫摸到冰塊上一般,就在這時一股血腥味傳入我鼻子中,順滑,好像有鱗片,什么玩意,我繃緊了身體,小心翼翼的退后了幾步,腦海中的猜測是蛇,不過有鱗片蛇似乎沒有,所以應該是其他的冷血動物。

    就在我退后的同時,茂盛的枝葉中不斷的悸動著,好像什么可怕的東西正在其中醞釀著殺機,頓時,不安的情緒彌漫在我的心中,我更加緊張的防備著,瞬間,兩道符咒出現在我的手中,并沒有立刻激發符咒的力量,而是等待著,等待著那東西的出現,然后……

    該死,這是什么!

    一瞬間,我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從枝葉中竄出來了一個東西,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這那是蛇,而是一個奇怪的生物,好像一個嬰兒般的身軀,酷似人類的面孔,如果不是全身布滿紫色的鱗片,一臉猙獰的模樣說不定我真會認為眼前的只是一個沒有威脅的小孩子。

    它的速度很快,猶如閃電般的速度讓我根本無法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不過幸好我剛才已經做好了準備,提前刻畫了兩道符咒,要不然臨時刻畫符咒的話根本來不及。

    轟天雷!

    火龍怒!

    這兩道符咒我比較喜歡,消耗小,威力不弱,這樣的符咒在戰斗中才是最佳的選擇,剛才艱難前進的時候我也打算使用火龍怒燒毀整片樹林,可是想了想又忍住了,畢竟這么大一片樹林要是燃燒起來,恐怕一天也燃燒不完,這也就意味著我要在原地等待一天的時間,甚至可能更久,這么漫長的時間不傳之符恐怕早已經被人奪去了。

    然而這個時候,危險迫近,不容我有任何的選擇,先保住性命再說。上百條火龍瘋狂的沖向那個怪物,頭頂的虛空中電光雷閃,忽然,醞釀到極點的閃電終于落下來了,噼里啪啦,仿佛放炮竹般亂響,我繃著臉轉身瘋狂的沖向外面,樹林中是最能體現火龍怒的威力,下一刻這里一定會變成一片恐怖的火海,所以我當然不會傻乎乎的留在這里了。

    幸虧我前進的速度不是很快,在我瘋狂的奔跑下,僅僅花費了幾分鐘的時間我重新回到了樹林的入口處。短短的時間內浪費了不少的體力,我彎著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過了一會,抬起頭望了望樹林,忽然,我的身體凝固了,仿佛見鬼般瞪大了雙眼,前方哪還有什么樹林,竟然全都是人,不,是酷似你的矮小怪物。

    和我所遭遇的那一個從外表上看幾乎是一模一樣,最奇怪的是他們的臉全都是非常的蒼老,皺紋密布,活脫脫一副上年紀的摸樣,身體的任何一處都被鱗片覆蓋了,它們應該是屬于同一族,等等,樹林上哪去了,剛才我明明看到了一片樹林,而且還進入了其中,前進了一段距離,這怎么可能是幻覺,可是樹林上哪去了,難道它和世俗界一樣詭異的消失了?

    密密麻麻的怪物粗略的目測了一下,我倒吸了一口冷氣,他媽的足有上萬個,密密麻麻的站在一起,再加上矮小的身體,就好像尋覓到美食的螞蟻般傾巢而出,整個場景絕對足夠讓人震撼不已。

    這個時候,從黑壓壓的怪物群中走出一個個頭稍大一點的,緩緩的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緊張的盯著這個怪物,心中保持著高度的警覺,忽然,怪物停了下來,臉上竟然露出了人性化的笑容,如果不是怪異的身體我絕對會被他當做人……

    “外來者,你好!”

    人?

    他竟然開口說話了!

    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呵呵,你沒有聽錯,的確是我在說話,雖然我知道你不敢相信,但是我還是要聲明一下,我是人……”矮小怪物說著停頓了一下,顫抖著雙手指向了身后,聲音不知道為何竟然激動了起來“他們也是人!”

    什么,這些怪物竟然是人?我吃驚的望著前方,聽到的話太震驚了,的確,能夠口吐人類語言的,而且除了身體外和人幾乎一模一樣,不是人還是什么,可是他們長得也太嚇人了吧,難道是修煉界中一個隱藏的種族?

    以前的世界上中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種族,他們與世隔絕,過著與世無爭封閉的生活,說不定眼前的這些怪人就是修煉界的隱藏種族,我暗暗的想,忽然,我愣住了,等等,這么一說我是走出了熔煉血陣來到了修煉界中嗎?

    “年輕人,你并沒有走出熔煉血陣,而是來到了熔煉血陣的核心地帶,血池。”面前的怪人搖著頭說道。

    還在熔煉血陣中,得到這個答案我直接松了一口氣,還沒有找到不傳之符所以現在還不是離開的時候,如果小挪移符咒把我送出了熔煉血陣說不定我還會回去,咦,等等,這個怪人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的事情,我剛剛明明沒有說出口,難道他能窺視我的心靈嗎?

    想到這里,我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雙目冰冷的望著眼前的怪物,誰知道看著我一連串警覺的動作,怪人竟然笑了笑,輕輕的說“我無法窺視你的心靈,所以你不用擔心。”

    “那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我冷冷的說。

    怪人搖搖頭,臉上爬滿了悲傷之色,沉痛的說“雖然我無法窺視你的心靈,但是我能預知你將要說什么,唉,記得以前正是因為這種能力我們得罪了一個大人物,上萬族人全部被下了一種詛咒,從一個正常人變成了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的確是人不人鬼不鬼,雖然心中對于這些人感覺到同情,可是我并沒有放松警惕,先不說這些人的身份,光他們出現在熔煉血陣中就足夠讓人不敢有絲毫的放松,器靈曾經說過熔煉血陣是天地間最強悍最殘忍的陣法,強大的一面,殘忍的一面至今我還沒有經歷,誰也不敢保證眼前的上萬個怪人是不是熔煉血陣中的殺機,所以必須小心。

    當然內心中的情緒絕對不能流露在外面,有的時候表面上的放松是對于敵人的一種麻痹,我淡淡的說“你們倒是挺可憐的,不過可憐歸可憐,但是你們為什么要襲擊我?”

    眼前怪人奇怪的笑了笑,開口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襲擊你的不是我們,而是你自己。”

    放屁!

    我怒吼一聲,無名怒火蹭蹭往上冒,怪人竟然把我當成了傻子,一瞬間那個怪物的速度雖然非常的快,但是我也捕捉到了它的形貌,明明是屬于怪人一族的人,這個時候他竟然在狡辯,而且狡辯的方式令人憤怒,這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嗎?

    “我知道你一定是誤會了,如果不介意的話能不能聽說解釋,如果不能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我這條命任由你取,絕對不會反抗,怎么樣?”怪人面色如常的說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怎么樣狡辯?”一瞬間,強忍住了內心中想要攻擊的沖動,我拼命的讓自己能夠冷靜下來,眼前可不是一個怪人,而是上萬個,如果膽敢貿然攻擊的話,一定被密密麻麻的怪人淹沒,死無葬身之地。

    怪人開心的笑了笑,仿佛孤獨很久的人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緩緩的說道“你不覺得奇怪嗎,一大片樹林竟然在一眨眼的功夫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我知道你內心中一定是非常的疑惑,好,既然這樣我也不廢話了,一句話,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幻了,樹林,攻擊你的怪人,我們,你,就好像拍一場電影般,導演操控著我們,然而我們身不由己的任由別人擺布。”

    這……

    我一臉迷茫的神色,怪人的話的確很新潮,拍電影這個詞都蹦了出來,可是他說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都是虛幻的,這怎么可能,如果說上萬個怪人,樹林是虛幻的還能夠理解,可是我是真實存在的!

上一頁 章節目錄 下一頁



Copyright (C) 2008 筆下文學網(bxwx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筆下文學網提供網友發布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游小說,軍事小說,歷史小說,等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閱讀
本站為非營利性網站,作品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及書庫評論均屬作者或讀者其個人觀點和興趣,與本站立場無關
手机澳门赌博游戏公司-澳门赌钱游戏平台-澳门赌钱游戏大全网站_美到心碎的五言诗